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会员动态 >
[会员动态] 用法律手段维护企业商标权 以法律方法提升品牌知名度 ——从采蝶轩商标权侵权案件说起


【案件脉络】

     历时4年,一起关于“采蝶轩”商标权的官司,先后经历一审、二审,再打到最高人民法院,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并作出最终判决:安徽合肥“采蝶轩”停止侵权,并赔偿广东中山商标所有人54万余元,驳回商标所有人1500万的赔偿诉求。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双方共同承担。此案诉讼之前,两个采蝶轩,一个在安徽合肥,一个在广东中山,相隔数千里,在各自区域内发展,之前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经过本次多轮诉讼,广东“采蝶轩”不仅取得诉讼的决定性胜利,而且品牌得到了广泛传播,安徽“采蝶轩”门店半年内全部更换为“巴莉甜甜”。这件事给安徽烘焙行业乃至各类社会主体敲响了警钟,包括企业在内的各类社会主体不能只埋头经营,也要提高知识产权的自我保护意识,以避免给自己的发展埋下隐患、带来羁绊。

 【案情简介】

       2012年9月底,梁某、卢某某(以下简称两原告)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起诉,称其两人系第30类、第43类“采蝶轩CAIDIEXUAN" ,“采蝶轩图形”等八个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近年来,发现安徽采蝶轩蛋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采蝶轩集团公司)、合肥采蝶轩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安徽巴莉甜甜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莉甜甜公司)擅自在其店面、宣传广告和产品上使用“采蝶轩”商标,并将前述注册商标以企业字号的形式突出使用,严重侵害了两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诉请法院判令: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以下简称三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商标专用权;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1500万元和为制止侵权行为所花费的合理开支等。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10月和12月,中山市饮食总公司就“采蝶轩”商标,先后两次申请并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分别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0类和42类,2001年4月,该注册商标经核准第一次转让。2003年9月,该注册商标经核准再次转让,受让人为本案原告卢某某和梁某。两原告受让商标后,不断将商标标识和使用范围进行拓展并注册。目前“采蝶轩”系列共有注册商标八件,广泛使用于食品加工和销售领域。2010年,中山市采蝶轩食品有限公司受权使用的第3422492号注册商标(所有人为两原告)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2012年9月,两原告委托代理人来到合肥市,对位于不同地段的属于三被告所有的部分门店外观分别进行拍照,并进入店铺内分别购买了十种食品,取得了购物发票和销售单,并请公证处对上述过程进行了监督,分别出具了公证书。根据公证书记载,上述店铺的门头均标有“采蝶轩”字样,食品外包装上标有“采蝶轩”文字和拼音部分,食品的外包装背面印有“安徽采蝶轩蛋糕集团有限公司出品”的字样,部分印有“安徽巴莉甜甜食品有限公司生产”、“合肥采蝶轩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总代理”的字样。其后,两原告向广东省中山市石岐公证处申请对采蝶轩集团公司网站上发布的信息进行证据保全。相关页面显示合肥采蝶轩慕斯蛋糕上有“采蝶轩及蝴蝶”标识。一审法院在巴莉甜甜公司处进行证据保全拍摄的照片显示,巴莉甜甜公司生产的产品多数外包装盒上标注的是“巴莉甜甜”和“采蝶轩集团”的字样。
        合肥采蝶轩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合肥采蝶轩公司)成立于2000年6月8日,经营糕点生产、销售;企业、酒店管理咨询服务等。名称相继变更为合肥采蝶轩蛋糕有限公司、安徽采蝶轩蛋糕有限公司和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巴莉甜甜公司成立于2005年5月。合肥采蝶轩公司于2003年10月申请注册取得“采蝶轩”(隶书字体)文字服务商标,2006年5月,采蝶轩服务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受让该注册商标。 2002年8月至2008年12月间,安徽省质量检验协会、合肥市质量协会、合肥市消费者协会、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中国烘焙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等先后多次对合肥采蝶轩公司的产品和服务颁发荣誉证书或授予该公司产品荣誉称号。2008年12月和2009年1月,安徽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合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分别认定“采蝶轩”服务商标为“安徽省著名商标”和“合肥市著名商标”。此外,2008年以来,合肥采蝶轩公司、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等单位因产品优质、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等获得多项表彰。在百度网站分别搜索“安徽采蝶轩”、“中山采蝶轩”、“香港采蝶轩”,出现的搜索结果均是各自的信息。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两原告的商品商标最早注册于2004年11月,而采蝶轩集团公司的前身合肥采蝶轩公司成立于2000年5月,成立后即使用“采蝶轩”字号,持续进行面包、蛋糕等食品的生产、销售,该公司在使用“采蝶轩”字号从事经营活动的同时,“采蝶轩”标识已与该公司经营的蛋糕、面包等商品相联系,起到了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发挥了未注册商品商标的功能,采蝶轩集团公司将“采蝶轩”标识作为非注册商标用于产品使用在先。在此前提下,采蝶轩集团公司作为产品出品单位,联合与其具有一定关联关系的采蝶轩服务公司、巴莉甜甜公司将标识中的构成要素或结合或拆分使用在产品上,并无主观过错。同时,蛋糕、面包等烘焙食品的生产、销售具有明显的地域性特点,两原告商品商标和服务商标的使用地域主要局限于珠三角部分地区。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商品商标在合肥地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系由其独创。因此,其和巴莉甜甜公司将“采蝶轩”标识作为商品商标使用,并未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对于在店面门头上使用“采蝶轩”标识的企业为采蝶轩服务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于2006年5月在第35类上受让取得了“采蝶轩”(隶书字体)服务商标,该商标包含“推销(替他人)”这一服务项目。依照有关规定,服务商标可在服务场所和服务招牌上使用,采蝶轩服务公司正是在该两种情形下使用其服务商标,表明其作为商品推销企业提供的服务品牌。同时,采蝶轩服务公司取得上述商标权的时间早于两原告,并且商标核定使用的类别不同,标识的表现形式也不同,故采蝶轩服务公司在店面门头上使用“采蝶轩”标识,系对自身享有的服务商标权的行使,未侵犯两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关于两原告诉称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指控。一审法院认为,两原告是作为自然人持有商标权,其并不是直接经营食品行业的市场主体,即与作为法人的三被告之间并不具有经营同类商品或服务的特定、具体的竞争关系,故不符合提起不正当竞争之诉的主体要件。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两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梁某、卢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审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查清事实后依法改判。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与本案关联的相关事实。二审法院认,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在本案中,采蝶轩集团公司对“采蝶轩”标识具有在先使用的权利,将“采蝶轩”注册为企业字号并在经营中使用,主观上不存在攀附他人商标及商誉的意图,亦不存在“搭便车”、“傍名牌”的主观恶意情形,双方在各自的区域内长期开展经营活动,客观上也没有造成消费者对采蝶轩集团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与梁某、卢某某经营的商品、服务来源的混淆、误认的事实。采蝶轩集团公司对“采蝶轩”字号及与“采蝶轩”有关的商业标识享有在先使用权,且采蝶轩服务公司对服务商标“采蝶轩”享有专用权,其在店面门头标注“采蝶轩”标识属于正当使用。同时,梁某、卢某某并不经营同类商品或服务,二者之间并不存在特定、具体的竞争关系,故不符合提起不正当竞争之诉的主体要件。据此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判决】
  
        梁某、卢某某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法院经审查后裁定再审并提审本案。
        最高法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使用的“caidie Bakery”标识与涉案注册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该使用行为未侵犯梁某、卢某某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但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在生产、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和提供的服务上使用与涉案六个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侵犯了涉案六个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对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对“采蝶轩”字号和“采蝶轩”标识的使用是否构成在先使用问题。因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在现行商标法修正前,因此应适用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对于商标侵权诉讼中的在先使用抗辩问题并未作出明确规定。
        2013年修正的商标法对于在先使用问题方才作出了具体规定,即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从上述规定来看,构成在先使用的条件是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晚于前述注册商标的申请日,且当时只有5家门店,销售额只有7.58万元,也难言具有一定影响。同理,采蝶轩集团公司对于其企业字号的商标性使用也没有在先使用的权利。故此,原审法院认定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具有在先使用的权利,没有事实根据。采蝶轩服务公司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因此采蝶轩服务公司突出使用其企业字号的行为侵犯了涉案六个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同理,采蝶轩集团公司在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或类似的商品和服务上使用“采蝶轩集团”字样,采蝶轩服务公司使用“合肥采蝶轩”字样,不是对企业名称的规范使用,系突出使用了“采蝶轩”字样,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该行为亦侵犯了涉案六个注册商标专用权,被申请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对于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问题。最高法院认为,正当的市场竞争必须是竞争者通过付出劳动而进行的诚实竞争,竞争者不付出劳动而不正当地利用他人已经取得的市场成果,获取竞争优势的行为,就是不正当竞争。判断将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将“采蝶轩”注册为企业字号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关键在于判断其在注册企业名称时是否具有攀附涉案商标的意图,在这一判断过程中,需要考虑涉案商标在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在注册企业名称时是否具有知名度。从本案查明的事实来看,在合肥采蝶轩公司于2000年注册企业名称时,“采蝶轩”商标获得注册仅半年有余,尚没有知名度,因此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注册“采蝶轩”企业名称的行为没有攀附涉案注册商标的意图,也即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公司在网站中使用“采蝶轩”标识进行宣传,是一种商标性的使用行为,而不属于虚假宣传行为,该行为侵犯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但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在生产、销售的商品、提供的服务和网站上使用被控侵权标识,采蝶轩服务公司在店铺门头上使用“采蝶轩”标识的行为,侵犯了涉案六个注册商标专用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应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至于赔偿数额的确定,商标法规定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梁某、卢某某主张按照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分别从2002年和2005年起至起诉时止的侵权获利来计算损害赔偿额,并据此提出了1500万元的赔偿额。最高法院认为,关于侵权损害赔偿时间的计算,商标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解释规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超过二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注册商标专用权有效期限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计算。本案中,梁某、卢某某于2012年9月17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时,侵权行为仍在持续,故本案的损害赔偿计算时间,应从提起本案诉讼之日起向前推算两年计算。
        对于本案的损害赔偿数额,根据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实施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以及涉案商标的声誉等情况,酌情确定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赔偿50万元;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公证费、差旅费、律师费等合计44511元,该合理开支由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承担。关于梁某、卢某某诉请判令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在《安徽日报》等多家媒体刊文消除影响问题。鉴于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的侵权行为主要集中在安徽地区,由其在公司网站和《安徽日报》上登载声明,即足以达到消除影响的目的。对梁某、卢某某诉请判令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赔礼道歉问题。依照法律规定,赔礼道歉系针对人身权侵权的一种责任承担方式。本案采蝶轩集团公司、采蝶轩服务公司和巴莉甜甜公司对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不属于人身权范畴。
       据此,判决撤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的一、二审民事判决。判令安徽采蝶轩蛋糕集团有限公司、合肥采蝶轩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安徽巴莉甜甜食品有限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梁某、卢某某所有的六个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赔偿544511元(包括合理费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其网站和《安徽日报》上登载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核);驳回梁或、卢宜坚的其他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由双方各承担一半。
 
【法官评析】

        采蝶轩案一审、二审判决结果是梁某、卢某某的败诉,但经过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判决,案件出现了颠覆性反转,应该给社会公众和广大经营者以诸多的启迪:

一、法治是企业发展的根本保障,攸关国家经济振兴。

        企业是社会一员,遵循其所在社会的活动规则——法律制度是必然要求。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都应该是规则的模范执行者。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为适应世界经济发展潮流促进、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国家制定和完善了一系列经济法律制度,基本实现了“有法可依”,也为各类市场主体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虽然由于经济的急速发展,我国的各项法律制度仍存在完善的空间,但依法经营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法制也必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完备。

二、商标是企业重要的财产权利,攸关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一个品牌从形成、发展到具备竞争优势,都需要以经营者长期的资金、技术投入和殚精竭虑的经营为支撑,但其能给企业带来的经济利益、发展动力业已为中外诸多的鲜活案例所证明。当今社会,凡商业成功者,无不是品牌成功人士。因失去品牌或自毁品牌而致事业轰然倒塌的事例也不胜枚举。因此,不论你是刚刚起步的创业者,还是事业有成的业界精英,对待品牌的问题上一定要有心、用心、专心,只有这样,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三、运用法律手段维权,实现品牌知名度快速提升。

        从案件审理过程中披露的信息来看,广东采蝶轩在诉讼前只是一个区域性知名品牌,由于产品和经营属性,与安徽“采蝶轩”未能形成全国性竞争态势。按笔者理解,官司的胜败对其经营影响不大。但可贵的是,其在一、二审均判决败诉(正常的审理程序已完结)的情况下,毫不气馁,坚持向最高法院申诉,并最终实现案件判决的全盘翻转,几乎完胜,并由于各类媒体的介入报道,实现品牌知名度在全国范围快速提升。虽然投入资金与精力,但若与投入同等效益的广告相比,可谓事半功倍。

四、巧用法律方法应对,力求化害为利的最大效果。

        安徽“采蝶轩”在本土打赢了官司,但再审判决使其几乎完败。通常情况下企业会面临困难,甚至陷入绝境。但该企业在跌入谷底时能沉着应对,在诉讼中据理力争,全方位展示企业经营中所取得的业绩,并利用企业长期经营中所形成的商誉积淀,实现成功转型,巴莉甜甜商标在人们对案件的评头论足闪亮登场,迅速植根于消费者心田。从笔者掌握的情况来看,安徽采蝶轩虽然未能达到“加多宝”“王老吉”家公司运用司法诉讼结果进行企业宣传的水平,但仍然较好地运用该起诉讼和媒体的报道介入,使企业在失去采蝶轩使用权后迅速站稳市场,并不断开辟新的天地。
 
 供稿:韦诗华原法院副院长、高级法官,现安徽中特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陈长志(执业律师、安徽中特律师事务所主任、安徽省新兴产业协会副会长)